品赏黎家松

【发布时间:2021-04-29 17:03:20】

        

        人们观赏岭南画派大师黎雄才的国画时,都无不赞叹他笔下的松树。是的,现代绘画史上,黎雄才的山水和松,与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黄胄的驴、李可染的牛、赵少昂的花鸟草虫、关山月的梅等,都以形神俱足、栩栩如生而广为人爱。

        黎雄才的画,以“黎家山水黎家松”享有盛名。黎老的山水画,如果配上了松树,就更能画出灵性和神采,为画幅增添勃勃生机,山水的神韵也进一步活跃起来。黎雄才的《修条拂云汉》(尺寸134.5厘米*68厘米,现收藏于广州艺术博物院),就是以一棵茂密劲挺的松树为主体的创作画,这幅画具有名闻遐迩的典型“黎家松”特色:经历过临摹传统、拜师(老师是具有兼容、折中中西艺术气魄的高剑父)、写生(既写生国内各地的松树,也写生日本的黑松。黎老一生写生中,单是松树就有2000多幅),并积数十年的蒙养和功力而成,其松树构图造型挺拔有力,主干坚实圆浑,枝条沉厚而有韧劲,富于张力,枝繁叶茂,与传统国画常见的疏朗简约不同;笔墨既黑且重,黎老擅用焦墨,他用墨条把墨磨得特别浓稠,把松写得浑厚坚实,柔韧有力,神采焕发。最妙的是,这黑、重、密的松树,松树枝条密中有疏,即通过枝条之间许多透光透气的孔洞,令松树在画中实中有虚,有空间层次。黎老一生爱写松,对松树的根、干、枝、叶、老、嫩分门别类设写生册,他力求表现松的生命、神气、品格,还注入了画家本人的生活实感和性格。正如《修条拂云汉》画作黎老在题款中引用南朝齐、梁间名诗人范云(451-503年)《咏松》诗云:“修条拂云汉,密叶障天寻。凌风知劲节,负雪见贞心”。这就是黎老临摹与写生松树多年,默识于心,巧妙熔炼了传统笔墨与准确写生,饱含着作者自足自信个性的创作结晶。

        黎先生经常提到“六法”排在首位的“气韵生动”和“骨法用笔”。他一生自始至终不断追求国画的最高标准,以至达到举重若轻,得心应手,挥写自如的地步。又如《苍松》,就很能体现他的功力。

        苍松的构图取上重下轻,上浓下淡,上实下虚的处理手法,使人感觉劲松生长在悬崖峭壁上,选择局部老干虬枝,大有横空出世、傲雪欺霜之势,从鳞状的松皮、虬曲的枝干到松枝松果松针,没有一点多余的东西和败笔。

        至于用笔用墨,他很少用纸试墨色和干湿,而是蘸墨时便掌握恰到好处。用淡墨时顶多在白瓷碟一调,又一直从湿到干,从浓到淡,连皴到擦,一气呵成,从未见他用宣纸“抢险”吸去多余水墨。看他用裱好的斗方到裱好在墙上的大至丈二匹的巨幅,从未有过漏墨的现象,不愧为写松高手,一代宗师也。(区黎雄才艺术馆)

苍松.jpg

黎雄才《苍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