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雄才谈艺录(一)

【发布时间:2021-04-06 12:39:39】

总   论

    教与学,老师只能给你指出一条正路。他自己走过的路,给你参考,让你不至走弯路。

    现在学画,老师把自己的知识告诉你,这只能是一半之功。你要把学到的这一半结合生活,验证它,运用它,把它变成自己的东西,才称学到。

    根基往往在瞬息中体现出来。能做暴风雨中的雄鹰者,完全靠平时磨炼出来的坚实本领。

    学画要注意两点:第一是循序渐进,第二是笔墨运用。没有笔墨就不成中国画。没有笔就无骨法;没有墨就无神韵。

    当水果还没有成熟时,尽管给太阳晒,用火烤,甚至涂上颜色,其实仍是生的。学习亦如此,应该老老实实。由生到熟是个必然过程。

    不学则已,愈学愈难,知难就能提高,因有追求才觉难,觉易乃落后之兆。

    画中必带生(生就是有追求),不宜过熟。从生到熟,又从熟到生,是一个钻研提高过程。若全熟则会变成庸(即烂熟)。“熟中带生”,说的是对自己不满足而追求着新的东西。

    画家要四知:知天,知地,知人,知时。

    凭理性作画难得其生,凭感性作画则难得其理;要凭感性而兼理,此方能活。

  “业精于勤”。手要勤,脑也要勤。学问,就是多学多问。要学会“问”。古人说“百思不如一问”。要问人,也要自问。自问自知。唐人诗云:“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用笔、用墨、用色

    画应快则快,应慢则慢,慢而不滞,快而不飘。线条之虚实处理,用笔之干湿、粗细、疏密、顿挫、转折、轻重必须相宜,否则画面平均,刻板。

    俗云:“快工不巧,快饭不饱”。画画不能贪快,快则易草率,过慢则易板滞。

    高剑父先生言:“画画用笔,易放难收。”正如下山,如从山顶向山下跑,便无法收住了,一般应该宁慢勿快。

    中国画要讲究笔墨,无笔何能成画。

    中国画家一向强调“人”用“笔”,毋使“笔”用“人”,画法与书法用笔道理相通。

    执笔欲紧,运笔欲活。

    作画要练会悬肘,否则无法伸展作巨幅。

    学画之初,一定要把实指虚拳之执笔方法练成习惯,久而久之,自然能紧而灵活。

    用笔应悟之于心而运于手,一笔之尖高低起伏,快慢顿挫,虚实粗细,心手相应地表达出不同质感量感的东西来。

    用笔时心不厌精,手不忌熟,熟者熟练,而不是烂熟。俗语云“熟能生巧”即是此理。

    运笔锋正易藏,锋偏易露。用笔要讲藏锋。若锋芒毕露则易轻薄,而难于沉重;但锋也勿全藏,全藏难显精神,应以有锋处露其精神,藏锋处含其趣味。用笔慢是取其含蓄,快则取其奇巧。应竖应斜,随物而定。顾恺之曰:“若画轻物,宜利其笔,若重物宜陈其迹,各以全其想。”应做到乍徐还疾,无往弗收。总而言之,用笔离不开“精”“神”“气”“力”四字。

    用笔忌霸忌恶,忌锋芒毕露,一览无余。

    古人说:“用笔宁有犀气,毋有霸气、市气、俗气。”

    用笔有气有韵,千变万化,是从各种素养得来的。

    用笔全神贯注,下笔胆大心细。全神贯注,如箭在弦,一触即发。意奋则笔从。古人云:用智不分,乃形于神。

    画之先,必深思熟虑,做到胸有成竹,然后下笔,即所谓意在笔先,意在笔先才能一气呵成。犹如在江心漏船之中,伏烧屋之下,应当机立断,不能犹豫。古人云:犹豫者,事之贼也。

    用笔第一要“准”,第二要“活”。准则轻重快慢浓大小得其质,得其形;活则得其气,得其神。

    用墨足以表达人之素养志趣。古人云:“人品不高,笔墨无法。”笔墨是直接写人之内心感情的东西。

    用墨应设法露其光彩,墨过干枯则无气韵,过湿则无纹理。总之要掌握它就得多下功夫。

    用墨无气则浑黑一团,是谓之死墨。活墨则有气有光彩,死墨无气无光彩。

    古人用墨方法有二,一种是多次积成谓之积墨,一种是一遍画成。积墨过多易伤气韵,要能薄中见厚。一遍过的虽易得气韵,但有时难得浑厚。

    初入手者,宜先用淡墨,以其可改可救,但有把握后,则不拘于此。

    画中空白之处,须格外小心,一错难改。成语云“墨悲丝染”,你们应好好领悟。

    画山水须以整体为重,以势为主,着色亦然。大自然变化无常,不以整体取势,则支离破碎,不成画矣。引乃用色之总纲领。古人云:“色有色气。”

    山水画之着色,除金碧青绿山水外,须以清淡为主,不可过重,过重则不空灵,且容易以色碍墨。昔人云:“世人皆以着色为易,其实极难,如重入炉火,再见火候,火候稍差,前功尽弃。”

    色与墨,相得益彰。要色不碍墨,应保留墨之光彩气韵,显出笔之精神。

    一画之成,要色调统一,像音乐一样,如果音乐调子不协调,则杂乱无章矣。

    画之落墨,从局部开始,须胸有成竹,条条有理。而着色相反,以整体为先,逐步深入,求其细部变化,渐显层次,丰富起来,使色墨相得益彰,符合整体之精神。

    着色之法,不能心急,要有步骤,应浓应淡,一遍多遍,须细心考虑而后下手,要求色调薄中见厚。初着色,宁淡勿浓,淡者可加,而过浓则无可补救。

    着色要有用笔,方见色之气韵。

    着色之法,有渲染之分,有不见笔痕,有可留笔痕。染也有干染湿染之别,湿染笔痕模糊,一般用于第一遍取大效果,后有干染。

    染完一遍色,俟干后仔细观察一遍,然后再染。套色之法,取其薄中见厚。古人画绢,也有在背后套色者。

    中国画设色分重彩和淡彩两类。但不管重彩还是淡彩,务须以墨为主。特别是重彩之青绿,其色厚,易掩笔墨之气,用之更宜注意。

    青绿山水分大青绿和小青绿两种。大青绿之画,用笔宜浓且重,线条宜少;笔浓重,使之色墨对比强烈,线条少使青绿突出。

    重彩难在气韵,淡彩难于浑厚。

    石青、石绿、朱砂均是矿物质颜色,只有厚薄之分,并无浓淡之别,故用起来较难(如石绿按微粒结构大小分为头绿、二绿、三绿、四绿等等,微粒越细,其色越淡,越粗越浓。当然还要由其本质的色决定,故选料时已初步分开头、二、三绿。越粗越难用,胶多则滞,胶少则易脱落)。

    青绿之色,不可和粉,因铅粉中有铅,与青绿起化学变化,同时也无透明感,也不宜用桃胶。

    青绿不能和藤黄,和藤黄一定发黑。

    藤黄是一种树胶,有嫩黄、老黄二种。老黄易枯,嫩黄则新鲜耐久。藤黄不能泡水,泡水则退胶,干后尽成渣滓矣。

    藤黄和花青成嫩绿。再和墨成老绿和汁绿,老绿用于山水中之夹叶,易与墨协调。

    山水画中,黄紫二色宜少用,一般黄以赭石代之。古云:黄与紫等于死。

    用粉不宜太厚,如以薄之纸或绢作画,则有时于背面衬托可矣。

    着完一遍青绿之后,候干,可用薄矾水渲一遍,防止染第二遍时颜色变动。

    画青绿宜用纹细之纸,纹太粗不宜用,古人则多用绢。(区黎雄才艺术馆)

韶山写生手稿.jpg

                                       黎雄才   韶山写生手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