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雄才先生 ▎花鸟与书法

【发布时间:2021-03-18 09:51:15】

    黎雄才先生早年喜作花鸟虫鱼画,在名师高剑父的指点下,他从五代以钩勒工整见称的黄筌和笔墨淡穆萧疏著名的徐熙等人的作品上汲取营养,并广泛地从宋元的崔白、吴元瑜、李安忠、赵佶、王渊明和清代的戴文进、陈道复、林良、吕纪、陆治、陈老莲、扬州八怪、任伯年、居廉等名家的作品上探索,因而取得丰富视野,以至在写生和创作中获得显著成就。1988年10月12日至18日,黎雄才先生的花鸟草虫作品展在香港翰墨轩举行。其后于1990年在广州美术馆举办“黎雄才近作花卉展”,1999年在广州、南海、三水举办“黎雄才山水花鸟画展”。这些剪辑缩影,乃是黎大师又一艺术成就的展现。

    在香港公开展览的花鸟草虫杰作,是从其三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所作的千多件中选出八十八件。港澳人士知道这批作品在香港展出后将悉数运回广州,都抢抓机会一睹“难得一见的珍贵墨宝”。黎先生的同窗赵少昂对前来参观的自己的学生指指点点,要他们认真学习真功夫。主办单位把展品编印成《黎雄才花鸟草虫》画册,作为《名家翰墨》藏书的第一种出版。

    不知袖里的人也许会觉得画花鸟草虫是雕虫小技,其实每一个艺术领域都有其真实的功夫,蕴含着画家“大匠栽花费苦心”的富绝技艺。诚然山水画是黎老的主攻方向,但几十年来他从来都把花鸟虫鱼画看作是画画的基本功。他到青海湖对那里的湟鱼和湖岸黄、红、紫、绿色花草,在武汉对武昌鱼和广东人称的边鱼,对国色天香的洛阳牡丹和黄果树瀑布的黄果,都有深入的观察和体验。在广州少见梨花,他在桂林的榕湖饭店看到了,立即动手为它写生;1957年秋游黄山,在狮子林道中看见沙参花长得很美便马上速写,并注上其根可作药;1958年在揭阳锡西河畔又提笔为碑鱼写真,注上碑鱼又名皇上鱼,味甚鲜美的说明。三水的荷花世界开出了并蒂莲,黎老获知消息后欣然题写“并蒂盛开,好事自然来”的条幅赠与。

    处处留心皆学问,得心应手总归勤。黎老绘画花鸟虫鱼在年青留学时就已很有功底,比如在广东省博物馆展出的《群雀图》是在东京所画的作品,画面清新而富有诗意,画了几十只鸟雀在展翅飞翔,各具生动传神的情态,他也自感为得意之作。但是,他仍然不肯放过对鸟雀的观察和描画。珠江三角洲的金秋正是禾花雀上市的季节,他向购雀的船员要来一只,雀儿扑打着翅膀想挣扎逃脱,先生左手抓着雀儿,右手忙起笔写生。他感到自己虽然画过数以千计的鸟雀,但对它们在不同地区、不同季节的生活习性,还要深入熟悉。如吃谷物硬壳类的鸟雀,咀巴特别粗短而坚硬,海鸥经常尾随船后是因为船尾部的机械转动把小鱼打得晕头转向,正是海鸥觅找美餐的好时机。所以懂得鸟雀的生活习性,是画好它们的生活基础。

    黎先生源于深厚生活的创作在艺坛传为佳话,著名绘画大师刘海粟对岭南黎雄才的艺术就称赞不已。常与黎老交往的姚北全1979年得到画家刘昌潮的一幅墨竹园赠画,画裱好后送到黎先生那里希望能在画上补点东西,黎老看后即在竹枝干笔处补上一只秋虫。第二年端午节刘海粟到广州南湖作画,欣诺在上面所说的画幅中写下“独立群芳外,何云贱似篷,盘根艰寸土,苦节耐西风”。并书“壬戌端午刘海粟题年方八七”字款,亲自加上印。刘老看看自己的诗,又端详画幅中那草虫逸笔草草竟成妙品,兴致勃勃地对他的夫人说:多好的画,这竹子,这草虫画得多妙!刘夫人夏伊乔看后要求借去临几天。

    此次海粟老还说到欣赏作品既要看大气魄,也要懂得细微之处见真功,即使是添枝加叶,补上一只草虫,题上几句诗,也要认真注意到揖让有理、顾盼有情、宾主关系的呼应,要处理好整体和局部的统一,这就是看似随便,并不随便。

    从绘画、补缀、题诗说开来,人们联想到黎先生的书法,都认为如同他的绘画,也是自成一格,有其自己的面貌。假如翻开《黎雄才纪念画集》后面他敬录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和文天样的《正气歌》的书抄,就会鉴赏到唐朝怀素和宋朝米芾的草书笔功。怀素尝用蕉叶练字,练就的狂草飞舞如乱云飞渡又稳如泰山扎顶,米芾的草书笔运龙蛇人呼之为“米癫”。黎雄才的书法借鉴了古人笔法,但更与自己独创的松树风格形神酷似,形成行笔如松、点画刚劲洒脱的气韵。两处书录约计近千言,皆能字字铿锵,上下一气呵气,显现出万毫齐发如椎画沙,入木三分力透纸背的感觉。他作画的书写说明或点题诗,自兴写就的条幅,应求为单位题赠的招牌,几乎都是通用这种书笔。在《武汉防讯图卷》的后记,八百多字的图卷说明则采用行草书体,字字精刻,笔笔工整,与长卷豪迈气概构显成珠联壁合的书情画意。

    在他的书法中,下笔顿、挫微妙,时而中锋,时而侧锋,时而逆锋,行草节奏分明,苍劲老辣,“法无定法法自在,云无定态态万千”。这都是80多个春秋笔不离手,常年不懈地磨炼出来的结果。

    一幅好画动人兴味回肠,一纸好书法同样会给人以美好的艺术享受。我们在满腔热情颂扬黎大师卓越的画艺成就的同时,对人们较少提及的书法艺术给予充分的肯定,应是珍视祖国文化遗产必须要做的。 (区黎雄才艺术馆)